QQ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351-3957903
咨询热线
13233419196
首页 > 主站 > 教师园地
我的故乡并不美
发布人:张大迁 发布时间:2019-06-10 22:03:57

 

                                                作者 张竹平

 

      我的故乡柏板口村位于五台县清水河下游,这是一个四面环山,南面临水的小山村。每当我唱起《我热恋的故乡》这首老歌时,心里总是充满对故乡浓浓的怀念之情。

      正如那首歌开头唱的那样,我的故乡并不美。它的四面都是山,只有从东北向西南,有清水河流过。在忻阜高速公路开通以前,这个河谷地带曾是故乡与外界联糸的主要通道,有省道从北山跟前蜿蜒而过。村子南北有山对峙,北山低缓,村里的房屋随了地势高高低低地建在半坡上。因为南北之间宽不过半里,南面的河滩又常常受洪水的威协,不安全,所以往常房子只能沿东西方向建。不过,近年来,因为忻阜高速穿河滩而过,河水被公路严严实实拦在外面,所以,也有人家在河滩边的地里建房了。在通自来水以前,村里吃水很费事,只能担了桶走下两段很长的坡,到马路下边的渠里去挑。担上水返回来 ̄会上坡, ̄会爬台阶,挑 ̄担水来回走二里的人家多的是。至于地里的活儿,更要靠肩扛人背,尤其是秋收时,一袋 ̄袋的玉米棒子和山药让年青人想 ̄想都发愁。村子闭塞,土地贫瘠,乡亲们体力活重,这是故乡留给外人的印像。
     然而,住惯的坡坡不嫌陡,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故乡那些特点早己为他们所习惯,并不认为是缺点,相反,他们还总能发现故乡的很多美好之处。早春二月,当气温渐渐升高,天气不再骤冷骤热时,故乡南面如画屏似的山恋上,山桃花到处开放,这花红的像火,粉的像霞,一团一团的像遍山燃起的火焰,山里有了活力,整日面对它的村里也就有了活力,当街里休息沒有话题时,这景致便成了乡亲们热烈讨论的话题。跟着,村边前公路上和河滩里的柳树便一日一个样,渐渐变得绿雾一般了。过几日,要是再来 ̄场透雨,把蒙上残冬尘埃的树枝树干洗净洗新洗绿,整个河滩的空气就会像雪碧 ̄样明净鲜亮。这是故乡 ̄年最美的季节。要是以前,村里早有小孩子在用柳枝做笛子了,吱吱哇哇的柳笛也是故乡这时不可缺少的声音。东南面河滩里的水地,此时已是最忙碌也是最好看的时候。粪肥早己让勤劳人们运到地里,勤劳的村民干什么都有样儿,一堆-堆粪肥不远不近整齐地堆在那里。这一堆堆粪肥让庄户人想到了秋后一堆堆的粮食。种地不上粪,等于瞎胡混,村里人是很懂的这个朴实的道理的。到处是整地烧荒的农民,到处是负重拉犁的牛马,到处是村民相互说笑的声音。这种热闹繁忙的景象,使人很容易想起“二月里来好风光,家家户户种田忙……”这首老歌的,它 描绘出的景象用来此衬此时故乡田野上热闹的劳动景象是再合适不过了,也让五十上下的我们永远对那火热的农村生活充满暖暖的回忆。

      田里不缺人,树林里的水渠边上也人不少。林子里空气清澈,茂密的枝叶使这里幽静凉爽,也使穿行在其中的渠水滑滑地如流动的玻璃。渠水到了村南面中央地方,有 ̄较深的潭供村里吃水用,离它几步远的低缓处,一溜儿石头搓板等在那里。每天午饭过后,这里陆续便有女人来洗衣服,她们用力地揉搓着衣服,白花花的肥皂沫从她们手指间流出,漂在水面,流向远方。她们五颜六色的衣服给像绘水渠镶上美丽的花边,而她们的说笑声则伴着风中树叶哗哗的喧响,传到公路上,传到村里山根前的人家。她们中有的带了小孩,这些小孩,或者按了大人的吩咐揉搓一些小衣小布,或在树林里作挖渠玩水的游戏,或者挽起裤边下到渠里逮那些小鱼小蝌蚪,有的逮住小鱼针连水喝了,理由很奇特,据说能打凉下火。玉带似的水渠绕着村子,它洗涤着人们污渍尘垢,灌溉着河滩里几十亩良田,也给故乡人们带来无限的乐趣。

       水渠南面,穿过树林,出了大坝外面,这里流在南山跟前的大河则是男孩们的天下。河里鱼多,到了盛夏,水流如丝,河滩里满鼻子河泥鱼腥的气味时,那些鱼便吸引着年青人来做捉。河里石头下,小水溏里,一摸 ̄条尺把长的,甩着尾巴被人们捉进桶里。河道不短,天天有人这儿那儿摸到大鱼,让没福气的 ̄脸羡慕,捉到的就 ̄脸神气。进入伏天后, ̄吃过午饭,这里便陆续来了凫水的半大后生,赤条条的 ̄丝不挂,站在石板上晒 ̄阵后,便“呯”地跃入水中,或展示自己高超的泳技,或练习各种不入流的凫技能,或者组团分伙打起水仗,热闹的叫喊声回荡在河滩里,把午后燥热的空气撕得七凌八落。入冬后,特别是大雪后,河滩里的水冻硬了,这里又成了男孩们溜冰的好场地,为了 ̄架冰车,到处找铁丝铁钉木板,呯呯啪啪地鼓捣好后,便兴高采烈地在河冰上滑起来。也有在冰上抽打陀罗的,好几个人拿了鞭子,打的陀罗在光滑的冰上滴溜溜地转过不停。在冰上玩,滑倒磕碰跌伤多的是,可顾了玩又哪能顾到这些小伤小痕呢,更何况又正值不怕摔打的年纪。

       故乡被四面的山围着,东山像一个侧身南望的巨大的人头像,慈祥而富态。据说, ̄个老人临死时,始终合不上眼。问之,则曰,想再看看那亲切的大崖尖。看过,则安然闭眼。过高的东山冬使天太阳下来常常到十点。然而任何事情都要全面看。封闭环境带来寒冷,却也把寒风寒气挡在外面, ̄些怕冻的经济作物,比如花椒树就能安全过冬,

       花椒也就成为家乡重要的经济作物,而在五里以外的张家庄等其它村子就没有这样的条件。至于山多的好处就不用说了,林木药材矿产哪个不是宝?在上世纪最困难的七八十年代,村里骄傲地一年唱两台戏靠的就是山里的各种收入,我的父兄也曾充分利用了故乡山里这些资源做农具换钱,以补贴家用。实行包产到户后,政策放宽了,村里也凭着山里的煤矿收入在全县率先盖起了戏台和教学楼;而父兄的农具销路也越来越大,凭着山里的林木做的家具,哥哥们成了家,还打下了较为厚实的家底。现在,我的哥哥们已经五十几了,外出打工已很少有人用。没办法的时候,他们就想到了故乡的山。或是采山桃核,或是刨药材,跑一天总不愁挣个二三百。故乡 ̄如贫穷的乡下母亲,虽然它不能为生活在它上面乡亲带来好的生活条件,但只要他们有需要,她总是随时可以为他们无私地奉献他的一切的。

      像众多的中国农村 ̄样,故乡现在也遇到了很多的问题。学校关闭了,曾经让村民为之自豪的教学楼闲置了,每年演两场戏的舞台也多年不用了,村里己鲜有年青人长住了,剩下的只有老人妇女,曾经长势喜人的土地 ̄天天抛荒,连最好的地都开始撂荒了。现在,每当在老家看到这一切,我的心里总是涌起无限的愁怅。过去老嫌故乡这样那样的,而现在,随着年龄已过半百,我反而觉得越来越离不开它了。

       我的故乡并不美,可是再不美,我们也是不会嫌弃它的,更何况它还我们无私地奉献了它的 ̄切。越鸟南栖,狐死首丘。动物尚且此,何况人呢?只是,只是在时代大潮的冲去下,像故乡这样一天天衰落下去的村庄该有多少啊,再过十几年,到我年老力衰时,故乡是个什么样,谁能想像出来?又有谁能告诉我,那时,我们是否还能实现落叶归根魂归故里的愿望呢?

 

 

 

 

 

 

 

上一篇:我的雷锋小老弟 下一篇:没有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化信息部备案号:晋ICP备13001961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希望关爱文化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以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安有才 证件号:11410200810788966
服务热线:0351-3957903 13233419196 站长邮箱:102251171@qq.com